为了一瓶酒得罪一个外国佬是什么体验

我相信,中国酒这件事,一定成

今年夏天,我唯一的一位姓氏带范的荷兰朋友来上海。


回想我们上一次见面已经是2010年,那年我去比利时,路过荷兰去探他。结果在他的古宅里坐了1个小时不到,他便带着我横跨了整个荷兰,去阿姆斯特丹参加了一个特殊的活动-他好朋友的葬礼。



而此次范老先生来华,是要亲手了断自己在上海周边的几个投资,这几年实体经济不好,用工成本高、税收优惠也没了,他要撤了。加上老先生已经74岁了,这一走,基本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我没有能力专门为他安排一场中式葬礼,只能请他吃顿好的中国菜。


老先生也爱喝葡萄酒,我便自带了1瓶香槟、1瓶Napa,到了餐厅就让服务员帮忙该冰的冰,该醒的醒,我们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唠起家常。



外滩的餐厅一如既往,外国人多过中国人,嗡嗡叫的有各国外语,然后有趣的事就发生了。


隔壁桌的两个老外拿着酒单手脚并用的给一个年轻的服务员比划,服务员一脸懵逼。爱凑热闹又精通欧洲5大语系的范老先生便去解救白人同胞,聊了几句他扭头问我:“中国是不是有瓶叫Lü Si或者Lau Si的葡萄酒。”一下子把我也问懵了,只好求助餐厅侍酒师。侍酒师和我一样诚惶诚恐,说去酒窖里找找。


等他回来的时候,手上拿了瓶酒,我眼睛一下就亮了,这是不就是贺兰山留世酒庄吗?!什么Lü Si、Lao Si!哪儿学的的破普通话!


跟福建人念3遍:了一乌-LIU湿一湿SHI


白人同胞得以解救,原本以为事情就到这里了,结果隔壁桌的两个的老外端着杯酒就过来了,说是要谢谢老范出手相助,请他喝一杯留世。

(此处加粗注意,死没良心的,只端来了1杯!


然后局面就恶化了。


这样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出来的老牌资本家一旦性子起来了就是个事B,喝完那一杯以后,他非要点一瓶,我指指我的香槟和Napa,老头非说自己喝腻了(可我还没喝腻啊!!),我无奈的请来侍酒师,结果,好死不死,最后一瓶给了隔壁桌!


于是乎,老头子开始闷闷不乐,我开的酒他纯属礼貌的蘸了蘸舌头,连牙都没湿。


可怜了我当天的独饮自酌,对面的Old 范杯子空空


我没有办法,拿出关爱我亲爷爷的眼神和口吻,跟他说我认识庄主,去给他弄2瓶,等他从昆山回来我就给他送到机场带回去。


老头这才露出孩子般的奸诈笑脸。


当天晚上我就给留世的刘海庄主发了条语音,想找买两瓶酒,顺便帮我再签个名,写上送给老范(For Old Van)。



我咋一听,觉得他根本酒还没醒,酒庄怎么可能没酒?!是不是怕我不付钱,我急忙微信一个转账就过去,然后抄起电话打给刘庄主。


刘庄主用他经典的男中音宁普(宁夏普通话)诚恳的给我说:“哎呀,我这个酒啊,一年才1万多瓶的产量,真的是没得咯,都让EMW在餐厅给卖光啦。你等我新年份上市了,给你寄一筐。”


只是我当时特别的来气,不想卖我酒就算了,何必说客套话呢。


后面的事情就尴尬了,范老先生从昆山到机场的时候,收到了两大盒子福鼎老白茶,和一句经典的广告语:“1年是茶,3年是药,7年是宝,您消消气。”


老先生用Skype给我发来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事情本该就这么结束的。


上个月底,当我还跟着10个法国人在厦门希尔顿酒店高谈阔论的时候,公司同事给我狂打了8个电话,我完事了以后赶紧回过去。


“咋啦?!打这么多个电话。”

“老板,有人给你寄酒!”

“这不是稀疏平常的事吗?大惊小怪!”

“如果是1、2瓶的话,我们就不给你打电话了!6大箱子!整整6箱酒!”

“我cao,不会吧,真的假的,快发照片来我看!”



回忆起今年夏天的那一通电话。

 

我突然理解了宁夏人的实诚,刘庄主说的一筐,真的就是一筐!而且,每一瓶,都签上了庄主的名字,而且而且而且,一分钱都没有收我的


于是,我如坐针毡、如履薄冰了整整两个礼拜,我不知道该如何为我当时的一腔没来由的“怨气”去和刘庄主道歉。因为自己的小心眼,去瞎乱猜忌了人家庄主,我颇为愧疚。


但因为这一波三折的断货危机。我开始纳闷一样是中国酒,为什么留世能够卖断货?


留世酒庄有着贺兰山最老却又最小的葡萄园,靠着品质获奖无数,被许多米其林餐厅列入酒单甚至当作招牌杯卖。再靠着发烧友之间口口相传,终于熬出了头。


所以,我愿意相信不是中国人不叫好自己的酒,缺的是一股口口相传的力量向外推。甚至是好喝的中国葡萄酒都被圈进了米其林、五星酒店。日常想喝上一口反而没那么容易。


怀着如此复杂的心情,我想成为那个助力的人。


我要为这些留世的庄主签名好酒找一个好去处,留下6瓶寄给范老先生,还一个心愿,然后把剩下的整整30瓶留世的庄主签名葡萄酒都撒给那些愿意试一试中国精品好酒的朋友们,希望你们成为传播中国酒的一股力量。



我们不冤枉好酒,也不为烂酒洗地。葡萄酒这事,争不来朝夕,因此请务必真心,褒贬皆宜,而你的那一小句话,终将散播开来成为一股力量。


最后,我想刘海庄主一定会看到这篇文章,谢谢您的酒,万分感激,也请您理解我用这样的方式将您的礼物分享出去。


我和您一样相信着,中国酒这件事,一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