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1855一级庄中的“绝对男人”,是女人的终极梦想

它是1855一级庄中的“绝对男人”。

如果说拉菲谦雅精致得像个女人,它那雄浑厚实的酒体、刚猛遒劲又不失温柔的口感,丰厚的单宁,闻起来浓浓的烟薰和烘烤气味,加上松露、薄荷、皮革、黑樱桃和矿物质气息,的确“男人味”十足。

而关于它的传说,都充满浪漫的色彩……

在波尔多上梅多克的波亚克酒村中,流传着一个才子佳人的浪漫故事……

故事要回到De Lalande伯爵夫人的时代,风华绝代的Virginie成了年轻寡妇,却爱上了邻居拉图(Chateau Latour)的老板Comte de Beaumont百梦男爵。男爵非常疼爱她,为了心爱之人,不惜以地相赠,便为心爱的女人建起了华美的城堡,便是如今大名鼎鼎的碧尚女爵堡(Pichon Lalande)。男爵平时居于巴黎,在波尔多便住在女爵堡与情人痴缠。所以您在吉隆河的岸边,可以看到拉图堡与女爵堡,百年互相守望,姿态暧昧。

如今,痴情的男爵早已逝去,而拉图也位列1855分级中的一等,它是法国人的心肝宝贝,被奉为“法国国宝级酒庄”。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拉图

拉图庄最早由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私人秘书戴·夏凡尼(dE Chanannes)买下,之后一直在法国贵族之间转手。后被西格尔家族(Segur)买下,该家族是波尔多地区的名门望族,拥有着拉菲,木桐,凯隆等诸多名庄,连路易十四也说西格尔家族的财富多过自己。

凭着西格尔家族的势力,拉图在法国和英国皇室中声誉倍增,价格大涨。直至1855年,拉图庄成功被评为一级庄,尊崇加身。拉图庄以其王者之气征服了无数贵族与富贾大户,成了他们最爱的杯中物。

美国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在出任法国大使期间,便拜倒在拉图庄的酒下,称赞其为法国最好的红葡萄酒之一;而美国总统尼克松也是拉图的迷弟,据说尼克松十分喜爱波尔多名庄酒,甚至在国宴上安排侍者将自己面前的美国酒偷偷换成拉图等名酒;而英国女王则只有在重要场合,才会从酒窖中奉上拉图,这一顶级酒款被视为是尊贵的象征。

在中国,拉图庄早在清末就已被国人认识,在当时的葡萄酒谱里,这类顶级酒被称为"大酒",音译为"拉都",似乎比"拉图"更有王者之气。

国宝级酒庄也曾身世飘零……

即便拉图一时风光无二,但也没能躲过低迷期。1755年,西格尔家族享誉一时的“葡萄酒王子”尼古拉仙逝,之后由于产权的分割,庄主更换的频繁,拉图堡开始出现动摇。

1963年,当时掌握拉图堡的三大家族中的Beaumonthe和Cortivron因为不愿每年将红利分给68位股东,竟把酒园79%的股份卖给了英国的波森与哈维(Pearson and Haarveys of Bristol)两个集团!法国举国上下,一片哗然。这等同于卖国的行径,深深的伤害了法国人的自尊心!

拉图堡在英国人手里飘零了30年后,终于在1993年被商业巨头富朗索瓦·皮诺买下,拉图重回法国人手中,挽回了颜面。之后,法国便出台了严格的法令,专门针对外国人收购名庄等事宜。

开先河,拉图迎来第二春

Jean-Paul Gardere

虽然英国人曾入主拉图庄,但却为拉图庄带来了改革与创新。负责掌管拉图庄的英国老板是个明智的人,他听从“内行领导”,将酒庄委给酿酒大师加德尔(Jean-Paul Gardere)全权处理。加德尔对拉图庄进行了一连串的改革,让拉图庄脱胎换骨。

加德尔最突出的创新是引进可控制温度、控制发酵进度且容量达1.4万升的不锈钢槽,这一举措在当时引发了无数质疑。但事实证明,这种现代化的发酵方式比起传统法式要减少一半的时间(7-10天),也改善了拉图庄酒的高度涩感与过长的醇化时间等问题。

除此之外,拉图庄对于葡萄品质的把控极为严格。葡萄园中多为老藤,其根系可以达5米之深,葡萄质量上佳但稀少。在年份不好时会更加强筛选葡萄的工作,所以在较差年份的拉图堡仍能保持相当好的品质,其严苛程度堪与右岸酒王柏图斯相比拟。

值得一提的是,拉图庄还是有机种植的推崇者。用于酿造顶级酒款的朗克洛(L'Enclos)葡萄园,全部采用有机种植,其中一半是生物动力法种植(改天详说)。采用这种方法种植的葡萄,其糖分和酸度都会积累得更快,能保留良好的单宁结构和风味。

拉图堡的一门三杰

从左到右依次是:正牌、副牌、三军酒

拉图堡所酿酒款有三款:正牌拉图堡(Grand Vin de Chateau Latour);副牌拉图堡垒(Les Forts de Latour);三牌酒则简单以波亚克(Pauillac)命名。

和多数名庄一样,只有最能体现酒庄顶级水准的拉图正牌酒才能被冠以“chateau”的称号。在正牌拉图的酒标上,一只雄狮骑跨在碉堡上,该堡垒由英国人在15世纪时建立,最初为了防范海盗,由于地处战略要冲,百年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

副牌拉图堡垒(Les Forts de Latour)于1966年开始酿造,副牌酒的葡萄来自于来自大中心圈葡萄园以外的另外三个葡萄园,或者是大中心圈12年以下的年轻植株。虽是副牌,但酿造毫不马虎,通常在橡木桶里陈酿过18个月后方可装瓶上市,不过只有一半使用的是全新法国橡木桶。拉图堡垒可以说是所有一级庄副牌酒中品质最佳的,帕克认为其足以列入第四等级列级酒庄。拉图堡垒十分耐藏,也需要等待数年才能熟化,本领一点儿不输正牌酒。

三牌酒"波亚克"(Pauillac)性价比较高,价格低廉,直到1990年才开始年年生产。酿酒原料采用不能够满足高标准的葡萄和酒液。

小心,拉图没那么多“远房亲戚”!

拉图已然成了顶级酒的称号,但名字里有拉图的酒庄其实还真不少,比如拉图嘉利,拉图飞卓、路易拉图等,有些人会把这些酒庄之间的关系等同于木桐庄和木桐嘉隶。然而,虽然名称中带了“拉图”(La Tour)一词,但却和拉图庄却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拉图庄的酒款只有上述的三个系列。而其余这些酒庄,则各有来头。

(Chateau La Tour Carnet)

比如拉图嘉利(Chateau La Tour Carnet),是四级名庄;而路易拉图酒庄(Maison Louis Latour)由路易拉图家族所有,是勃艮第最大的特级葡萄园拥有者,也是现存最古老的家族经营种植者和酒商。市面还冒出各种带有“拉图”字样的中文标签,跟真正的拉图堡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像最近在国内外市场笑料百出的典型擦边球选手某“奔富公司”(英文名好像叫什么Rush Rich,rush是奔腾的意思,rich是富有的意思,脑洞真大),其实和澳洲的奔富也是没有任何关系。

它如男人般,越老越有魅力~

有人这样形容拉图:“有着一贯的坚实硬骨,如铁一般固执的单宁,像是一只壮硕的兽——除了时间,没有人可以驯服”。

拉图酒性顽强一说早已声名远播,和同级的木桐庄、拉菲庄和玛歌庄比起来,它至少需要15年左右才能度过“青涩期”,像1945和1947年这样的年份,50年也依然保持劲度,寿命远远长于其他酒庄。一级庄这一切,源于拉图使用高比例的赤霞珠来酿造。

年轻的拉图庄酒十分青涩,甚至有难以入口的感觉,成熟后却有极为丰富的层次感,丰满而细腻。所以“酒越老越醇”这句话,对于拉图来说,最合适不过了。一级庄

阳刚、男低音般的雄浑、史诗般壮丽

如果说拉菲是高调傲娇的大小姐,木桐是外柔内刚的绅士男,玛歌是高贵典雅的豪门贵妇,那么拉图无疑是阳刚男儿的铁血硬汉。

英国著名的品酒家休·约翰逊曾将拉菲和拉图作对比:若说拉菲堡是男高音,那么拉图就是男低音;若拉菲是一首抒情诗,拉图则是一篇史诗;若拉菲是一曲婉约的轮旋舞,则拉图必是人声鼎沸的游行。

拉图所酿之酒充满了男人味儿,他阳刚有力,肌肉感十足。酒体强劲厚实,酒质纯净严密,结构硬朗有力。由于陈年潜力极强,寿命长久,入口后,酒的结构在口中可以充分持久的展开,之后酒的回味依然很清新,有丰满的黑加仑和细腻的黑樱桃等风味。

更妙的是,拉图酒香气馥郁,以变换著称,年轻时带有浓郁的樱桃和甘草香气,之后展现出陈年的复杂香气,如焦糖、咖啡、奶香、巧克力等,待20-25年左右,会发展出松露、雪茄和皮革的迷人气息。随着时间的推移,香气变幻莫测,若是没有足够的耐心便“杀幼”,那无疑是一种亵渎。

拉图庄并没有十分复杂的酿造工艺,但却有一条始终如一的酿造理念:确保葡萄的极致健康、成熟与平衡。

拉图庄的每一株葡萄藤,都必须跟咫尺间的其他葡萄藤竞争养分,被迫深入地下吸取养分以维持生命。在炎炎夏季的傍晚,生长在高钙黏土质土壤上的梅洛已经在凉爽的温度下入睡,而拉图庄的赤霞珠却在不断的吸收着砾石反射的热量;金秋十月,当普通酒庄的葡萄已经开始采收时,拉图庄的葡萄却要耐心的等到彻底成熟的那一刻。或许正是由于这反复的打磨和淬炼,才成就了拉图庄酒质的坚韧,以及刚正、浓郁、优雅的特质。

行事果敢的拉图,缘何退出期酒市场?

拉图庄的行事作风和他的酒质一样,刚正强硬,只要是认定的事情,便绝不更改。其中,最让波尔多及世界酒圈轰动的一件事,便是其单方面宣布,2012年之后,一级佳酿正式退出波尔多期酒交易体系。

不过,通过酒商出售期酒却是波尔多长期以来保留的传统。拉图此举,无疑是得罪了大大小小的波尔多酒商。但对于拥有拉图大部分股权的法国PPR奢侈品集团(古驰Gucci的拥有者)来说,波尔多酒商的愤怒根本不算什么,他们要做的,是让拉图走上奢侈品品牌战略之路。

并且,拉图给出了合理解释,他们不希望出售远未到适饮期的葡萄酒,他们希望出售的酒已经接近或达到适饮期。这在一方面是拉图对于葡萄酒“稀缺性”的一个控制和品质的保证,也是成为奢侈品的一个前提。

说到这里,这般行事果敢、作风大胆的葡萄酒中的硬汉,是我的菜,你呢?

长按识别二维码订阅酒哥荐酒